端午档票房惨淡 影业巨头还有更烦的事
2021-06-16 11:36

“激烈且惨淡。”

当提到6月的上海电影节主论坛时,大部分参会者都会有如此感受。

一向注重关系、体面的娱乐圈大佬,在电影节论坛“互呛”,这非常罕见,可见怨气之深。

6月12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中国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上,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炮轰”猫眼、淘票票高额服务费。他认为,在线售票平台对售出的每张票都收取3—5元手续费是不合理的。他甚至直接拿服务费与专资办费用进行对比,表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服务费)也不能超过国家准则。专资至少被用于影视行业发展,服务费最终去哪里了?”

“大家可以拿出手机看看,昨天端午节前一天的票房7500万,去掉服务费是多少?6700多万,有800万是服务费。”于冬称。

在6月11日的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不讳言,电影行业出现非常严重的“三角债”问题,“院线欠发行公司钱,发行公司欠制作公司钱,制作公司相互欠钱,而且制作公司还欠主创人员的钱”。

所有的论点都在强调同一个问题,缺钱,但最终出水口却在堵塞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依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所公布数据计算,2021年电影“端午档”(6月12日—6月14日)票房约4.66亿元,处于历史低谷。基于十多部影片定档的庞大数量,此前,业内普遍预期今年“端午档”票房有望破10亿元。

从2015年到2019年,电影“端午档”依次为6.05亿元、8.46亿元、7.6亿元、9.12亿元、7.85亿元,总体处于渐进式上升趋势。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国影院停摆。

具体从影片来看,郑恺主演的体育励志片《超越》上映3天拿下8878.3万票房;美国动画片《比得兔2:逃跑计划》上映4天票房7720.31万元;宁浩监制,彭于晏、张艾嘉主演的《热带往事》上映3天票房5235万。并无一部影片票房破亿。

此外,影业巨头们还面临着互联网公司的强势入侵。6月13日,腾讯影业发布片单,包括时代旋律系列、东方故事系列、国际探索系列等共计70部作品。腾讯影业与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共同组成“三驾马车”,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态。

多位项目导演表态,与腾讯合作,关键在于其拥有版权,且腾讯在主投项目中,已深入全流程。

世界的另一头,亚马逊宣布以84.5亿美元全资收购米高梅。至此,除迪士尼外,美国好莱坞八大影业公司,均被收购。

资本正远离电影业

电影巨头们仍处于冰期中,虽然他们拥有业内最多资源。

财报显示,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3.97亿元,净利润2.35亿元,但其扣非净利润为亏损7089.1万元。从2018—2020年,华谊兄弟亏损额依次达到11.69亿、39.78亿、10.48亿元。一季度,华谊负债率由2020年的63%升至65%。

光线传媒则在冰期中努力维持稳定。一季度,其营收2.398亿元,净利润1.98亿元。在2020年,光线营收11.59亿元,同比减少59.04%;净利润2.91亿元,同比减少69.28%。

光线多次对外表示,在资金上采取谨慎、稳妥策略。即便如此,一季度,其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依旧降至15.15亿元,去年同期为21.75亿元。

资本市场反应很直接。6月15日,华谊兄弟报收3.75元,跌幅2.19%;光线传媒报收11.3元,跌幅1.48%。

诚然,电影巨头们业绩困顿,有着疫情、项目不达预期等多重原因,但在王长田看来,资本封锁是重要因素。

“2018年下半年开始,整个资本对于影视行业态度发生了重大转变,导致整个行业投资急剧减少。比如股权投资方面,几乎很少有公司在创立初期,或者是运营期间,能得到股权投资。对于项目本身的投资,资金也急剧减少,导致很多项目无法开工。基本上是一种封锁的政策,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新的公司上市,也没有办法进行融资。直接使一些企业、上市影视公司,也出现了资金问题。”他说。

作为实力保存最为完好的幸存者,王长田并不过于乐观,对于未来,他表示,“看不大清楚”。

资本为何“封锁”电影业?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认为,不可控因素过多。

“中国票房几乎占收入的90%以上的,但是在美国,票房通常只占收入的30%左右。1/3、2/3的收入是来自于后面的市场,DVD、有线付费电视等,且衍生品(收入)也非常高。比如《泰坦尼克号》,整个票房20多亿美元,但后面的收入已经将近两百亿美元。”阎焱在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解释。

阎焱还强调,电影业不可控因素充斥着各个环节。国内是导演中心制,有项目因为导演嫖娼被抓后投资全部打了水漂,此外,大环境也影响着虚弱的电影项目。“很多剧组,投资人承诺了投资,最后钱出了一半,下一半钱没了,说房地产最近不好,房子卖不出去了,钱到不了位。”他称。

中国电影完片风险比较高则是另一大难点。“拍片中间有演员出了一点私生活问题,片子就上不了,中国一个拍电影的人,基本上只能拿到票房收入的30%左右,其他70%都给各个不同渠道分掉了。而美国制作公司,一个电影,大概能拿到60%-70%的钱。中国被分掉的太多。”阎焱补充。

今年端午档票房不足5亿,处于历史低谷。视觉中国

互联网巨头加速圈地

正当电影巨头为融资而精力交瘁时,互联网公司的降维打击正在不断加码。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在发布会上透露,其“三驾马车”将在包括现实主义题材、系统开发优质网文和动漫IP、推动探索创意生态化与制作工业化三个方向发力。

目前已有成果。导演许宏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主动向程武请缨,担任漫画《一人之下》的影视剧版导演。许宏宇执导作品包括金城武、周冬雨主演的《喜欢你》及刘昊然主演的《一点就到家》等,均获票房口碑双丰收。

腾讯最大壁垒在于IP。程武透露,在2020年热度最高的网剧中,网文改编的比例已提升到60%。另据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布的《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显示,46个上榜IP中,阅文占比超过52%,其中,在最具价值的第一梯队,阅文占比75%。

此外,腾讯亦在涉足制片环节,这原本是电影巨头们的核心优势。“制作团队还是我自己的,但腾讯已深入全环节。新丽的制片团队很优秀。”另有知名导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在拥有资金、流量乃至IP的互联网公司面前,传统影视巨头优势相当有限,甚至,很难再担得起“巨头”称号。

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在各寻出路。光线传媒选择深耕动画片,华谊兄弟在讲文旅融合的故事,博纳影业押注主旋律。

“很难说哪家就找到路了,但已有路径肯定已走不通。传统影业公司只会越来越被动。”有头部电影前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他自己,则选择在巨头生态下创业。


 返回21财搜首页>>

21财闻汇APP

21财闻汇APP

换一个角度看财经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