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再创业:进击造车“修罗场”
2021-04-25 10:17

在过去的一周内,华为自动驾驶路测视频在网络上刷屏,这是华为汽车业务的一次阶段性成果展示。

“天天做(路测)没感觉了,每个版本都在进步。2019年第一次看我们和国际车企合作的路测视频,经过两年的打磨,体验越来越好。”在近日上海车展的采访中,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说道。

这家国际车企正是奥迪,在自动驾驶领域,华为和奥迪也有非常久的合作,不过,在近期国内的落地实践中,华为率先和北汽牵手。近2-3年的时间内,可以明显感觉到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加速度。

与此同时,赞美和争议一同扑面而来,业内有观点认为华为自动驾驶技术有可圈可点之处,也有观点表示还不够成熟。但是,仅凭借一个视频还难以评判更多指标,而比目前技术争端和路线选择更重要的是,最后究竟谁可以更快普及,谁能在汽车圈走得更加长远。

王军多次强调:“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绝不仅仅只有自动驾驶技术,自动驾驶技术只是一方面。这块业务既是2B又是2C,一方面我们进入到汽车行业是战战兢兢的,汽车行业安全、可靠、耐久、舒适要求非常高,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进入到2C的品牌里。”

从2019年正式成立汽车BU以来,华为一直在重复其定位:做零部件供应商,做Tier1、Tier2,希望和车企合作,而非竞争。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往华为与多家车企谈的合作基本是主机厂—供应商模式,在汽车朝着智能网联电动方向发展时,华为的强大技术资源就可借机全面‘入侵’汽车业。车企都对科技企业抱着欢迎合作的态度,大部分车企更愿意华为作为单纯的技术供应商。继续合作的前提是华为自己不要直接造车,否则就是多出一家对手型的新竞争者。”

在他看来,华为究竟什么时候直接进入造车行业,目前仍是众说纷纭之谜,但已经开始尝试进入汽车利润链上下游板块,和车企合作,华为自身也可以积累市场大数据。

王军的回答很直接:“目前真的没有考虑(造车),如果零部件业务做得足够好为什么要造车?造车也不一定赚钱。”

话语背后,首先能感受到华为是一家有成本思维的公司,从一系列动作看,华为更多在于宣传产品,而少谈大战略,并且注重商业回报;其次,在进入新行业过程中,华为行动迅速,排兵布阵能力强大,尽管芯片、终端等业务受到打击,仍可以感觉到各条线业务井然有序,内部业务转移整合,进退有度。对于华为而言,这也是当前复杂形势下不得不走的一步险棋,在一些内部人士看来,这是华为终端、汽车业务重生的机遇,在外界看来,这也是华为的一次再创业。

汽车BU:华为的第三只眼

在华为内部,2012年就已经开启汽车的研究和技术储备,最开始以车联网为团队名称,由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率领。

王军回顾道:“在2017年、2018年时,我们BU还没有成立,当时徐董事长考虑华为进入这个行业能够给最终用户带来什么,怎么跟车企合作,希望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因为当时论证了决定不造车了。那时找到了一些车企讨论,最后有些车企同意跟华为采用华为inside模式,本质就是从整车定义的时候联合设计、联合开发,当时还没考虑是不是有品牌销售。”

直到2019年,华为汽车团队真正浮出水面,当年5月29日,华为正式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来执行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战略。布局多年的汽车业务终于升级到了一级部门地位,和三大BG并列。当时华为将汽车BU移至集团下,隶属于ICT组织,与BG在同一排位,汽车业务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2020年,汽车BU和消费者BG进行整合。具体做法是,华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业务管辖关系从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同时任命汪涛为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成员。同时,重组消费者BG IRB(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指管理委员会)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将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投资决策及组合管理由ICT IRB调整到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到了2021年,一方面,汽车BU对外展示更多软硬件能力,背后是诸多团队的支持。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ADS智能驾驶产品线总裁苏菁就在近日采访中介绍道:“自动驾驶这一块有2000多人,纯算法1200人左右,算法里面可以分几个部分,第一是大感知,包括视觉、激光都在大感知团队里面,第二个预测,第三个叫PNC,每个团队的规模大概都在200-300人不等。”

而华为内部,在基础研发层面可以进行能力复用,汽车BU成立前就已经存在深度学习、视觉处理器、电池、电机、电控等研发部门。以华为MDC使用的自研AI芯片为例,有华为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款用于汽车的AI芯片,相关研发部门从2018年就已经开始设计,按照车规级别进行研发。

另一方面,汽车BU和消费者业务也在合作,王军说道:“我们跟消费者BG有非常紧密的合作,比如我们在做场景应用,智能座舱的基础HarmonyOS是消费者BG做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增加了一些车机方面的能力,从而成为车机的HarmonyOS。另外我们在语音语义能力构建等其他方面也有合作。”

同时华为也开启卖车服务,4月20日,华为消费者业务掌舵人余承东宣布,华为智选正式开卖赛力斯SF5,这款车型会进入华为的门店和旗舰店。华为和小康集团进行合作,既有销售渠道支持,也有设计层面合作。

对于华为来说,目前产业主要是网络连接的管道业务和终端业务,这是华为的两大支柱,而汽车是近年来华为开辟的新赛道,寻找的第三只眼。

在美国的打压和激烈的竞争之下,通信业务天花板早已可见,手机业务被卡脖子,荣耀已经出售,核心的业务都面临着不确定性,汽车可以看作华为寻找的新增长点。并且,汽车技术方面,没有一个国家处于垄断地位,美国、欧洲、日本等地区都各有所长。长期来看,华为布局汽车,制约少,同时也有自主研发的机遇。

另一厢,汽车这一大型移动终端,蕴含着巨大的变革机会。虽然汽车销量增速放缓,但汽车电子零部件增量市场在扩大,尤其是新能源车、自动驾驶的发展,带动了供应商的洗牌。

竞争对手究竟是谁?

在ICT、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中,汽车是众多触角中的一个大型终端。在汽车联网,奔着自动驾驶前行的过程中,更关键的显然是“自动”。而谷歌、BAT、华为这些公司,早已储备了大量的智能化技术,并且他们跨界的成本,比传统汽车自己直接跨界到自动驾驶这个新物种的成本要低。因此,科技企业们纷纷下场汽车界,不论是否直接造车,眼下局面堪称“修罗场”。

梳理场上玩家,最典型的三类企业,一是新造车企业们,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以及传统汽车的新品牌等;二是纯互联网公司,包括谷歌、BAT、滴滴等;三是华为、小米这一类硬件创新者们。

其中,华为的表述是要做车企的合作伙伴,供应商,并不排斥品牌。但是围绕着硬件、软件产品,华为面临的竞合关系变得更加复杂,而汽车的产业链本身比较稳固,合作紧密,大家各自占位,刚冲进来的华为面临激烈竞争。

自华为宣布汽车业务以来,汽车业内不少人士都认为,博世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但事实上竞争层面不止博世,因为华为的汽车产品线涉及芯片、模组、操作系统、三电系统、智能驾舱、计算平台、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等等。

从硬件企业看,计算平台竞争激烈,华为最新的MDC有400TOPS和800TOPS两个版本。高通已经推出了汽车专用的通信模块,车载网联解决方案、骁龙数字座舱产品,最新的Snapdragon Ride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根据高通SoC和AI加速芯片搭配,可以实现10~700TOPS的算力。

英伟达(NVIDIA)提供的是计算解决方案,4月12日,NVIDIA宣布推出下一代自动驾驶汽车AI计算平台NVIDIA DRIVE Atlan,通过最新的GPU架构、全新Arm CPU内核以及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加速器,该平台将实现每秒执行1000万亿次操作(1000 TOPS)。今年1月,NVIDIA创始人黄仁勋在一次视频会谈中谈道:“到2030年,我认为可能将有20%的汽车实现高级自动驾驶,其中大部分会采用NVIDIA技术。”

英特尔的子公司Mobileye一直在辅助驾驶领域深耕,近日对外宣布,其自动驾驶系统Mobileye Drive已经实现商用,由Mobileye EyeQ系统集成芯片和软硬件解决方案驱动,达到L4级别。此外,地平线、芯驰科技、黑芝麻等国内的初创芯片企业,也陆续推出高性能产品。

软件派公司,基本上是对汽车“安卓系统”的争夺,比如百度的阿波罗(Apollo)计划,是百度的自动驾驶软件开源平台,可以帮助用户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搭建一套自动驾驶系统。华为“八爪鱼”平台,同样是协助车企零基础构建自动驾驶开发能力,降低开发门槛。百度之外,还有一众国内的初创企业,小马智行、文远知行、AutoX等等,都是瞄准L4、L5解决方案进行投入。

(编辑:张伟贤)


 返回21财搜首页>>

21财闻汇APP

21财闻汇APP

换一个角度看财经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