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电商“超级工厂”:数字化赋能制造企业摆脱价格拼杀
2021-04-07 10:30

走进东莞市亚扬电子有限公司,眼前的景象很难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家传统制造企业。“去年,我们东莞公司还有100多人,现在,我们的生产环节已经搬到了广西,东莞只有10几个人,主要负责采购和销售。”亚扬电子总经理徐志萍说。

现在的“轻装上阵”,主要得益于电商平台的数字化赋能。去年年初,疫情也曾让亚扬电子陷入无单可接的困境。随后,亚扬电子试水电商平台的“超级工厂计划”,走上了数字化改造之路。

事实上,与亚扬电子有类似经历的企业不在少数。随着“十四五”规划纲要的出炉,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路线图也明晰起来。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主动对接产业数字化,借助电商大数据实现“批零一体化”。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课题组此前发布的《外贸转内销与电商平台数字化价值研究》指出,电商平台基于长期沉淀的数字化能力,能够全方位赋能外销型制造企业和产业带,培育新型产业组织模式,激发“外销转内需”商业活力。

借力数字化走出疫情阴霾

徐志萍在3C行业已经摸爬滚打多年,从深圳开始创业,此后他将公司大本营转移到了东莞。

亚扬电子主营业务为3C产品数据线的生产和销售。长期以来,亚扬电子坚守着传统的接单模式,与其他制造企业并无二致。

“像我们这种接单生产的企业,一般要看人脸色,一方面要面对订单不稳定的状况,另外还要面对资金回笼周期长的问题。”运营企业多年,波动的产业链及微薄的利润让徐志萍感到十分疲惫。

去年,疫情汹汹来袭,亚扬电子也一度陷入困境。痛定思痛,徐志萍决定主动求变。之前,亚扬电子曾在电商平台面向B端客户做过批发生意,恰逢此时,有电商平台推出“超级工厂计划”,徐志萍决定试水。

徐志萍发现,电商平台在客户画像等方面给公司提供了大数据的支持,帮助打造爆款和提高销量。“以前我们自己做数据分析,是比较宽泛的,电商平台给我们的数据更精准些。”

经过第一个月的探索,第二个月开始,亚扬电子面向C端消费者的订单开始大幅上升,现在稳定在每天1万多单,单日营业额近200万元。

广州市都胜贸易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拖鞋、塑胶制品、宠物用品,此前,80%的销量来源于外销出口。“去年疫情暴发,海外客户定的货曾全部中途叫停,产品积压在仓库,多重打击让我们的资金链周转困难。”公司负责人郑礼敏说。

困局之下,都胜公司也开始主动“触电”拓展内销市场。当时,电商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掌握了部分消费者的需求,要求都胜公司设计一款“性价比高、质量好、外观好看”的爆款拖鞋,迎合下沉市场的实用消费习惯。

在产品设计环节,都胜公司采纳了电商平台关于材质、线条、颜色等建议。上新的第一周,这款商品就卖出了6000多单。首次试水,就让都胜公司尝到了甜头。

后面的销量更是让郑礼敏喜不自胜。去年4月售出近10万双,5月销量超过20万双,6月份销量上涨至30万双,3个多月为公司带来了数百万元的销售额。双十一当天出货量达到16万单。

疫情期间,郑礼敏根本没想过产品销量能超过以前。“疫情期间,我们的想法就是把企业保住,让工厂的生产线能跑起来,工人有活干。”接入C2M(用户直连制造)业务后,都胜公司国内订单量大幅增长,600多个工人没有一个被辞退。

东莞启玻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手机壳,公司总经理程剑峰介绍,工厂会根据在零售端的数据来指导生产和批发。有一次,程剑峰发现不少消费者喜欢某款手机的手机壳。“每月下来,都能累计销售3000多单,足够撑起开一条生产线。我们就加大了生产力度,这随后给我们带来了2000多万元的批发订单。”

企业基因被改变

借力电商平台实现数字化改造后,徐志萍发现,订单量大幅攀升的同时,企业的基因也在悄然被改变。

在电商平台上,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是企业能够脱颖而出的关键,这就需要企业不断优化自身的产业链和供应链。

基于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提升产品价格竞争力的考量,徐志萍在去年将工厂搬迁到了广西玉林。“广西拥有劳动力成本优势,东莞公司今后主要负责采购和销售环节,我们希望能将产业链最优化。”徐志萍说。

东莞声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耳机制造企业,依靠质优价廉的产品,公司在电商平台的耳机品类中深受消费者的喜爱。

9.9元一副还包邮的耳机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在声耀电子的生产车间,每条产线上方都有几块数字显示屏,工人们根据数字显示屏上绿色滚动条提醒,及时安排跟踪生产进度。

“以前,我们都是通过电话等方式沟通生产情况,生产效率相对较低,失误的概率大。”声耀电子总经理郭胜介绍,“经过改造之后,我们可以做到生产上‘心中有数’,其他地方的外包工厂也能实现数据联动,既升级了产品,又节约了成本,生产出平价产品,这部分成本就可以让利给消费者。”

数字化改造后,声耀电子的一款运动耳机,通过优化体验设计和调整用料的方式,成本降低了10%,性价比达到了最优。在某电商平台上,这款定制耳机卖出将近70万单,成为不折不扣的爆款。

经过去年的探路,都胜公司也在被重塑。“我们的主要业务已经从出口转移到内销市场,专门成立了电商部,目前C2M业务量已占总业务很大比例。”郑礼敏说。

在疫情的冲击下,数字化改造令都胜公司转危为安,这令郑礼敏感触颇深。“通过数字化转型,我们对下沉市场有了更准确的认知。”

对于徐志萍而言,他最大的感受是,“一定要保证订单量,机器只有满负荷运转,才能把整个供应链的成本降下来,为消费者提供更有性价比的产品。”

徐志萍也期待,越来越多企业经过数字化改造后,能够摆脱价格战的拼杀,以质换价,真正搭建起良性竞争的生态。


 返回21财搜首页>>

21财闻汇APP

21财闻汇APP

换一个角度看财经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