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候选人之争日趋白热化 德国政局增添不确定性
2021-04-16 11:11

拉谢特(Armin Laschet)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双臂交叉胸前,仿佛已石化。

索德(Markus Söder)则坐直身体,试着环顾四周。

当地时间4月13日17时,德国联盟党在柏林召开的联邦议员会议已进行了两个小时,却仍无结论。记者透过视频连线,也能感受到现场气氛相当紧张。

这几天,一向沉闷的德国政坛突然吸引了全世界目光——总理默克尔背后的联盟党里,两位党魁互不相让,都想做总理候选人。4月13日下午的议员会议上,双方支持者首次当堂公开对决,60多名议员先后发言表达各自立场,但并未进行投票表决,拉谢特和索德在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辩论结束后称,他们希望在本周末能就总理候选资格达成共识。

准备在16年后交出权力之杖的默克尔似乎宁愿将自己设置为局外人,当天中午被问及她是否担心拉谢特与索德之间的争斗可能导致联盟党在今年9月丧失总理大位时,默克尔拒绝置评。

“把我排除在候选人辩论之外。”她简洁地回答。

而德国的疫情形势越发严峻也直接削弱了执政党的民意基础。德国内科急重症医学协会(DGIIN)13日指出,重症监护室入住率已达到疫情暴发以来最高水平,与此同时,专业人手紧缺。该协会主席卡拉季昂尼迪斯(Christian Karagiannidis)甚至在个人社交媒体公开推文警告政府必须立即行动。“即使现在就实施硬性停摆,未来10至14天,染疫数字也会继续上升。”他写道。

面对持续超过一年的疫情危机,德国一直是各州制定各自应对政策。联邦政府终于下决心加强干预,13日通过修改《感染保护法》,缩减州政府各自制定防疫政策的权限。该法案还需要通过联邦议院和参议院批准,而要想与疫情抢时间快速实施,需要获得在野党支持才有机会达到2/3多数,因此能否快速推进仍是未知数。

与此同时,防疫封锁的延长也让德国经济增长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4月15日,在为德国经济部准备的半年度展望报告中,德国主要研究机构将其对德国2021年的增长预测从4.7%下调至3.7%。

继任者之战

今年9月26日,德国将选举新一届联邦议院,从2005年担任总理至今的默克尔早就决定退休,不再参选。60岁的拉谢特和54岁的索德都希望成为替代者,前者是基督教民主联盟(CDU,以下简称基民盟)党魁和北威州州长,后者是基督教社会联盟(CSU,以下简称基社盟)党魁和巴伐利亚州州长,他们之间的暗斗已在幕后进行了几个月,显然是没能达成共识,不得不进入公开“决斗”。这是一场政治决斗,威胁着双方的微妙共生。

4月11日,索德首次公开表示他已准备好竞选总理,如果获得基民盟支持,他将启动下一步骤;但是如果基民盟做出不同的决定,他也将接受,并继续共同努力。

话虽说得客气,但是在一些基民盟资深党员眼里,索德无疑是在挑起事端。

在基民盟欧洲议会议员拉德克(Dennis Radtke)看来,索德像纵火犯一样破坏了宝贵的团结。“这极大地损害了我们,让我们完全忘记了政治对手实际上在其它地方,不在我们自己队伍中,”他说,“索德现在已经烧毁了这栋房屋,我们只能看看如何在接下来几天里尽快将火扑灭。”

基民盟与基社盟的合作关系已历经几十年考验,在这个保守主义阵营内部,决定谁做总理候选人过去几乎从不是问题,也并不存在拣选的正式程序,全凭妥协的艺术。基民盟的政党规模是基社盟的四倍,影响力遍及全国,基社盟的影响力几乎仅限于巴伐利亚州本地,因此在这两个姊妹党的长期合作中,双方似乎一直默契地认定“大姐”基民盟占统治地位,也拥有最终决定权。

拉谢特今年1月担任基民盟党主席,成为默克尔在该党内的正式继承人,也被顺理成章地认为他将是联盟党推出的总理候选人。但是,联盟党内的“小弟”这次却不甘心俯首听命了。

随着索德越来越明确地显示出对该国最高职位的渴望,这场候选人之战开始白热化。

4月12日,基民盟执行委员会宣布支持拉谢特竞选总理,基社盟随即也宣布该党主席团一致决定支持索德参选。索德称,总理候选人是一个“责任问题”,是德国最重要的位置,也对欧洲产生巨大的影响,因而有关候选人资格的决定不能仅交由党派高层决定,245名隶属联盟党的议会议员必须参与,也必须倾听民声。

13日,联盟党在柏林召开议员会议公开讨论,拉谢特明确表示不希望通过议员投票表决的方式决定,担心这会对联盟关系造成更大损害,虽然现场发言的议员中支持索德的居多——66位发言者中,44人为索德站台,22人力挺拉谢特,但究竟谁该识趣地退场,两党还是没能达成共识。

德国选民想要谁?

13日会议上,当着拉谢特的面,索德再次声称:“这不是关于我,而是关于德国!我准备好了!”

世界已经变了,德国变了,问题也是新的。他说:“我们不仅可以与一位伟大的总理说再见,还可以揭开总理职位的新篇章。”

默克尔不动声色地听着这一切。

拉谢特能在今年初成为基民盟党魁,无疑离不开默克尔的支持。一年多前默克尔钦定的女接班人辞职之后,一度出现党内接班人后继难寻的局面,在一些德国政坛观察家眼里,这个窘境与默克尔主政期间将大量党内潜在竞争对手排挤出局脱不了干系。

拉谢特是来自亚琛的煤矿工人的儿子,信奉天主教,已婚,育有三名子女。他管理着德国人口最多的北威州,是默克尔政策的长期追随者,即便是在备受质疑的难民危机处理问题上,他也坚定地站在默克尔一边。在基民盟高层眼里,他被认为是能凝聚共识并通过妥协实现政党团结与治理的不二人选。

但拉谢特在民间人气并不旺,对选民的吸引力不足,尤其是新冠疫情以来,他在防疫决策上被批优柔寡断,缺乏原则,民望持续降低。3月下旬,拉谢特因打算解除本州的防疫限制遭默克尔公开批评。德国公共广播公司WDR上周日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即便在北威州,自1月份以来,他的支持率也下降了足足34个百分点,只剩26%。

索德显然相信,他所获得的公众支持将说服基民盟别无选择。过去数月,索德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一直遥遥领先于拉谢特。

索德是纽伦堡一名建筑工人之子,信奉新教,已婚,育有四名子女。他与联盟党内竞争对手的个人背景是如此相似,但被认为更有个人魅力。索德早年做过记者,擅长演讲,也更会塑造社交媒体时代的领袖形象。

索德是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批评者,但在应对疫情上与默克尔的观点更一致。他在巴伐利亚遵循严格的方针控制感染,有时甚至采取比联邦政府决定的措施更严厉的手段,这使得民调中多数德国人认为其管理风格比拉谢特更坚决果断,因而成了更受欢迎的政治家。

YouGov代表《德国商报》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只有12%的德国公民赞成拉谢特担任总理,46%的人支持索德,29%的人对这两个候选人都不感冒,还有13%的人不确定。

索德希望议员们将关注焦点放在一个基本问题上:谁有更大的获胜机会?“我们不能只是说,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将获胜,“他说,”我们是否会赢以及我们会赢多少的问题还远远没有决定。”

索德指明民调趋势已对联盟党不利,而这最后全都归结为一个问题——“我们想赢吗?”谁来代表联盟党竞争总理职位也将直接关系到245名联盟党议员在9月大选后的命运。

倒戈在13日会议前已经出现。来自巴登-符腾堡州的数位基民盟议员发表声明,敦促本党党魁拉谢特为“强大而有前途的候选人”索德让路。基民盟在柏林和汉堡的一些议员也加入了支持索德的队伍。

在13日的会议上,数位基民盟议员不怕本党领袖难堪,为索德大声疾呼,称赞他的前瞻性、热情和幽默感,批评拉谢特缺乏热情。一位联邦议员甚至朗读了一封选民来信,其中声称,如果拉谢特作为总理候选人,他将离弃该党。

疫情撕裂团结选项党要“脱欧”

尽管没能讨论出谁做总理候选人更合适的结果,但联盟党的议员们还是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无论谁被提名为候选人,联盟党要想在联邦大选中取得成功,至关重要的是要尽快实现团结。

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作为基民盟副党魁,显然站在拉谢特一边,但他也强调总理候选人是将两党团结在一起的力量,一旦两党陷入争论,裂痕就会贯穿联盟。“最重要的是团结,”他说,“只有两个人可以决定(联盟前途)。”

去年春季第一波新冠疫情袭击欧洲时,意、法、西、英纷纷沦陷,而德国以较低的感染率、重症率和死亡率相对顺利地渡过了那一关,甚至还有余力接济重症监护室不足的邻国抗疫,德国人将这归功于总理默克尔和执政联盟党领导有方,基民盟的选民支持率一度升至接近40%的多年高点。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第二波疫情和第三波疫情相继暴发,德国人对本届联邦政府的疫情危机管理能力也越来越感到不满。在第三波新冠疫情冲击下,德国近期每日新增感染人数上万,目前超过半数地区一周内每10万人平均新增感染病例达到100例或以上,总计感染者已超过300万大关。

YouGov受德新社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3德国人认为政府疫情管理不力。在上周日发布的民调结果中,民众对联盟党的支持率已从今年1月份的36%下降到27%,反对党绿党的支持率则从19%提高到22%。

这也让一个过去无法想象的政坛大变色成为可能——大选后基民盟出局,由绿党、社民党(SPD)和自民党组成红黄绿联合政府。

社民党早在去年秋天就宣布了他们的总理候选人是财政部长舒尔茨(Olaf Scholz),而绿党将在4月19日宣布其双党魁里谁将作为候选人。如果联盟党不能尽快确定候选人,探讨与其它党派的合纵连横空间也可能丧失最佳时机。

在基民盟过去具有得分优势的经济议题上,情况也不妙。应对疫情引发的巨额收入缺口已经导致德国财政出现7年来首个赤字,公共预算赤字高达1890亿欧元。

而被视为右翼民粹主义的另类政党德国选项党(AfD)这次更是提出了激进的大选政纲,在“德国要正常”的口号下,该党主张退出欧盟,执行全然不同的新冠政策、严格限制包括专业人士在内的移民、拒绝任何形式的难民家属后续准入。

去年10月图林根州议会大选后,在原东德的全部五个联邦州里,选项党都成了州议会第二大党。

内忧外患,没有了默克尔的联盟党还能否挑起重担?

“我们不需要单人表演,”拉谢特说,“那不是我们在德国需要的多样性,社会的整体多样性必须反映在联盟中。”

他承诺要将基民盟、基社盟以及不同根源的保守派、自由派团结在一起,共同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并在未来几年内“致力于这一解决方案”。问题是,他有机会吗?


 返回21财搜首页>>

21财闻汇APP

21财闻汇APP

换一个角度看财经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