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迎久违反弹 多因素叠加迫空头离场
21世纪经济报道2019-06-20 07:00

人民币汇率迎来了久违的反弹行情。

截至6月19日20时45分,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触及6.9043,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逾200个基点,盘中一度触及5月28日以来最高点6.8916,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徘徊在6.9071附近,盘中一度触及5月16日以来最高点6.8884。

“受消息面影响,驱动不少华尔街金融机构纷纷调高人民币均衡汇率估值波动区间,引发外汇市场掀起了一轮人民币空头互补潮。”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据他了解,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将人民币均衡汇率从6.9-7调高至6.88-6.95,因而大幅削减执行价在6.95-7之间的远期人民币看跌头寸,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一度双双收复6.9整数关口。

“不过,要彻底扭转他们看跌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还需要等待中美贸易磋商取得更积极的成果。”他坦言。

多位外汇交易员则表示,目前境内外汇差从原先的逾200个基点,迅速收窄至约60个基点,这意味着跨境汇差套利交易变得无利可图而偃旗息鼓,令境外投机资本失去了沽空人民币汇率套利的重要“操作工具”。

在他们看来,境内外汇差之所以迅速收窄,还得益于近期美联储降息预期骤然升温的“神助攻”——由于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预期美联储年内会有两次以上的降息,导致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差)迅速走高至117个基点,加之美元贬值压力因美联储降息举措骤然增高,令众多海外投机资本被迫大幅结清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境内外汇差恢复到5月前的水准。

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近日多家对冲基金的离岸人民币净空头持仓骤降了约40%。

离岸市场人民币空头回补潮起

记者多方了解到,外汇市场已掀起一轮人民币空头回补潮。

具体而言,在此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期间,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与海外银行担心人民币汇率短期内可能破7,要么按周借入离岸人民币头寸沽空套利,要么买入一个月期执行价在6.95-7.2之间的离岸人民币看跌远期合约。

“如今,这些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被大举平仓,直接触发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一度双双涨破6.9整数关口。”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究其原因,是这些金融机构调高了人民币均衡汇率估值。

“一些对冲基金大幅下调了贸易摩擦因子的权重,并将人民币均衡汇率直接调高至6.85-6.9,较上周末调高了逾500个基点。”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不过,由于中美贸易磋商尚未取得实质性积极进展,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倾向小幅提高人民币汇率均衡估值200-300个基点,达到6.88-6.93之间。

在他看来,这也是6月19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在突破6.9整数关口后出现回调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6月19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冲高回落,还受制于不少外贸企业逢高购汇以降低汇兑成本。”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相比对冲基金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外贸企业对消息面变化的市场敏感度相对较弱。

尽管多空角力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徘徊在6.9一线,但境内外汇差迅速收窄,正给人民币汇率企稳增添新的支撑。

截至6月19日20时45分,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收窄至28个基点。

“这也是5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以来的最低境内外汇差,此前境内外汇差基本都在200个基点以上,最高值达到逾350个基点。”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正是境内外汇差的扩大,令投机资本敢于掀起跨境汇差套利交易押注离岸人民币持续下跌,进而“引导”境内汇率根基下跌套利。不过,这种景象在6月19日几乎销声匿迹,原因是55个基点汇差不足以覆盖跨境汇差套利交易的操作成本。

“其实,境内外人民币汇差大幅收窄,还得益于本周以来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所引发的美元下跌压力增加,直接导致海外投机资本不敢再贸然押注离岸人民币下跌,进而迅速结清离岸人民币空头离场,令境内外汇差回复到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对冲基金NickJen Capital管理合伙人Nick Gentile分析说。

中美利差持续走高迫空头离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6月19日境内外人民币上演反弹行情的另一个因素,是当天中国央行宣布在6月26日再次发行离岸票据回笼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

“此次央行发行离岸央票的环境,与一个月前截然不同,由此带来的市场效应也不一样。”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相比5月中旬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导致人民币下跌预期升温,当时央行发行离岸票据的一大目的,是基于稳汇率的考量。

Nick Gentile向记者透露,此举的确起到不错的效果——不少按周借入离岸人民币头寸沽空套利的对冲基金正大幅削减相关净空头头寸,原因是他们预期一周后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会明显上涨,导致沽空人民币的融资成本随之大涨并吞噬大部分沽空策略收益。

“不过,目前迫使他们不得不大幅削减离岸人民币净空头头寸的另一大压力,是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正导致中美利差迅速走高,令沽空人民币策略变得举步维艰。”他直言。

截至6月19日20时45分,受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影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徘徊在2.085%附近,盘中一度创下2017年9月以来最低点2.0475%,令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利差)走高至117个基点。

“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正担心,若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年内降息两次以上,到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很可能跌至1.7%,导致中美利差随之走高至140个基点以上。”Nick Gentile透露,过去数年汇率走势显示,若中美利差回升至140个基点以上,人民币汇率将很快进入反弹轨道。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尽早结清离岸人民币净空头头寸离场,对这些对冲基金而言不失为明智决策。”他坦言。

21财闻汇APP

21财闻汇APP

换一个角度看财经

下载APP